新闻热线:0375-2927624,2723497 | 广告业务:0375-2724303 印刷业务:0375-2723498 | 投稿信箱:pdskgb@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广场>>新闻内容

火柴燃起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8-9-18  阅读次数:

◎万翠平

    三厘米长、两厘米宽、一厘米高的小盒子,是我对火柴盒的印象。盒子里面摆放着的一根根火柴,身子是牙签一样的白色木梗,顶端是绿豆大小的火柴头。记忆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生火工具,却在烧水做饭、点煤油灯和燃放鞭炮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为那段贫穷单调的时光点燃起温暖美好的火焰。
    火柴是舶来品,在我儿时生活的乡下被称作“洋火”,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记得每次做饭前,妈妈都会坐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抓起一把麦秸塞进灶膛,然后在火柴盒一侧的磷纸上划上一根火柴,点燃麦秸。生好火后,妈妈又用火叉来回翻弄着灶膛里面燃烧的麦秸,接着添麦秸加火。那时,在饭还没做好前,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是看到火柴燃起的火苗,我就忘记了饥饿。因为我知道,这燃起的火柴,能让我触摸到饭菜烧熟的温度,让我嗅到炊烟袅袅的味道。
    那时,乡下是贫穷封闭的,村里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点燃煤油灯,就需要火柴,但是火柴珍贵,妈妈从不敢把火柴交到我手里,生怕我浪费了火柴,更怕我玩火带来不幸。家里用的火柴,都是妈妈用老母鸡下的蛋换来的,平日里妈妈舍不得浪费一根。当遇到潮湿的火柴点不着时,妈妈总会心疼地用衣襟擦拭着潮湿的火柴,实在不行,她就把那些潮湿的火柴留作点另一盏灯时“过火”用。不用时,她就把火柴锁在箱子里。
    每当夜色弥漫开来,年幼的我就会胆怯不安,颤抖着蜷缩在被窝里,等待妈妈从田里归来。妈妈到家后,会先划一根火柴点燃煤油灯,屋里就弥散开暖黄色的灯光来,暖了一屋子的人。就是这样一根细小的火柴,燃起的火苗小小的,却驱散了那时的黑暗和孩童内心的害怕,给家带来温暖和安详。
    如今,不怕潮湿、方便耐用的打火机取代了火柴,但我却始终忘不了过去使用的火柴,忘不了它为那段时光燃起的温暖和美好。

(本网所发图文版权均归《中国平煤神马报》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编辑:宋瑞霞  责任编辑:宗坡

返回顶部
分享到: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中国平煤神马报
(备案查询请点击: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