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375-2927624,2723497 | 广告业务:0375-2724303 印刷业务:0375-2723498 | 投稿信箱:pdskgb@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广场>>新闻内容

流 年

发布时间:2018-9-18  阅读次数:
◎李天赐
 
    三十年前,我躺在村东河湾树荫下的草地上,双手交叉在脑后,嘴里咬着根狗尾巴草,仰望天空看白云。有风顺着河道吹来,撩拨着裤褂和头发,暑意渐消,惬意悠然。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在天边堆积、流动,一会变成狮子,一会变成几只小狗,一会又成了羊群,一会是群山,有时还会堆积成庞大的蘑菇云,变幻莫测。“花儿,喝汤啦!”“娟儿,天黑了!”结束一天劳作的大人呼儿唤女的声音从炊烟四起的村中传来。那时,总觉得时间过得慢,急着长大的我怎么也泅不过时光的河。
    十八年前,我和大学同学一起立在舞钢二郎山上,脚下水库碧波荡漾,波光粼粼,快艇如水鸟一样游弋在如玉似缎的水面。立在峰顶,放眼望去,天蓝地润,一切生机勃勃,胸中豪情激荡,迎着春阳,闭眼展臂,似乎轻轻一跃,便可徜徉于时光之河。
    那年农历正月十六,回安徽给公爹奔丧。乘坐的火车在漆黑的夜色中前行,窗外的夜空中总有烟花升腾、绽放,绚烂至极。车内灯光明亮,温暖如春,而我手脚冰凉,泪如泉涌。在信阳转车时,我立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一轮满月悬在夜空,感觉世界荒凉得只剩下了和月亮对视的我。等我赶回去时,公爹已经入殓。
    公爹被安葬在他经常劳作的向阳的山坡上。周围是他种的茶树和板栗树,茶树还未成丛,板栗树树冠还未成荫。“我多干些,就能多给你们减轻一些负担。等你们回来时,这些茶树和板栗树就能派上用场了。”这是我们劝他不要太辛苦时,他常说的话。公爹坟前的山坡下是一片竹林,竹林一直绵延到另一个山坡,与如黛的远山相融。干活累时,他会坐在山坡上抽着烟,望着远山,心里盘算着如何让我们的日子过得更好。无限的愧疚和悲伤撕咬着我,时光如漆黑的深潭把我囚在潭底。
    “上次,我们就是在这里拍的照。”班长汗流浃背地对走在前面的同学说。同样的山水,同样的视角,同样的人,时间隔了十八年,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了有些许油腻的中年人。行走在当年留下足迹的山路上,想追赶那已逝的青春,却发现时光如激流汹涌的河。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变幻为苍狗。经历许多世事,才知道快乐的时光留不住,悲伤的时光也推不掉。愿与不愿,该来的都会来。悔与不悔,该走的都会走。对于人生,只有放下过去,珍惜当下,拥抱快乐。

(本网所发图文版权均归《中国平煤神马报》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编辑:宋瑞霞  责任编辑:宗坡

返回顶部
分享到: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中国平煤神马报
(备案查询请点击: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