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375-2927624,2723497 | 广告业务:0375-2724303 印刷业务:0375-2723498 | 投稿信箱:pdskgb@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广场>>新闻内容

——刘德功禅荷系列的诗意美学赏析

发布时间:2018-9-18  阅读次数:

空间重构与精神隐喻

◎北鱼

    翻开中国美术史,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传统艺术家还是现代艺术家,都有对某一题材近乎偏执的喜好。
    刘德功对荷这一物象的偏好几乎贯穿于他全部的创作经历,在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他不厌其烦、孜孜不倦地将荷这一喻体嵌入他旺盛的表现欲望和丰富的精神世界之中,其作品中气象万千、形态各异的荷,无论是绘画语言还是表现形式,均带有鲜明的个人印记,成为他独有的、与众不同的身份标识。
    这种身份标识的重要性无论怎么阐述都不过分,更确切地说,它是艺术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家的重要分野。荷花虽然是常见之物,但它在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和宗教中的象征意义却不言而喻,古往今来,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其他艺术形式,表现其品格的作品数不胜数。但显而易见的是,这种过度的解读和阐释也造成了一种困境,如何赋予其新的精神和意义,将其从严重同质化的工业流水线般的生产创作中解放出来,从简单机械的复制和描摹中解放出来,成为摆在艺术家面前首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一名具有探索精神和开创意识的画家,刘德功显然早已觉察出普遍存在的同质化的危险,并在创作中率先做出尝试和改变。在其较早时期创作的影响巨大的铁荷系列作品中,作为表现画家思想的喻体,荷已经不再被视作具体实在之物,而是成为一种精神的隐喻和象征。我们从其狂放繁复、层层铺展的铁荷中看到了张扬涌动的蓬勃生命力,看到了在漫长的中国花鸟画或山水画传统里被长期遮蔽的内在性——人的内在性。这也是我们今天面对一幅幅画作时内心波澜不惊的原因——尽管画面越来越精致,技术也越来越熟练,但内在性的缺失消解了绘画的能指和所指,使其沦为炫技的或空洞的、毫无生命力的静物。
    毫无疑问,铁荷系列作品的横空出世,把荷这一题材或者说传统花鸟画这一领域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其对内在性的解读以及开创性的美学表现意识,将会在中国的美术界产生一定影响,成为一位令人无法忽视的艺术家。
    如果说铁荷系列中的荷作为喻体呈现出的是人的内在性,那么在刘德功新近创作的禅荷(这一概念未必确切,甚或是一种误读,因为任何命名都有其局限性,此处使用仅为叙述之便)系列作品中,画家完成了一次对自身的颠覆,把这一喻体的内在性引向更为幽深的疆域。我们看到,无论在色彩上还是在构图上,禅荷系列都完全迥异于以往的经验和面貌,铁荷时期的灰色基调不再占据统治地位,而是呈现出更多的层次和变化,色彩变得更为丰富和艳丽。在构图上,空灵和简洁取代了以前的繁复和饱满,曾经主宰画面的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荷花,让位于纯净辽远的天空和云朵,一枝一荷一叶,就这样挺立天地之间,直入云霄,整个画面通透明亮,意味深长。繁复与简洁,厚重与空灵,沉郁与明亮,显然,画家在这里完成的已不仅仅是对空间的重构,还有其对绘画内在性要求的自觉延伸。
    有评论认为刘德功的禅荷系列带有明显的佛教思想,其空灵超拔的空间布局、通透明亮的画面色彩富有静气和禅意。这一解读或许暗合了画家创作思想的转变,也是画面带给我们的直观感受。回到荷这一喻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荷,经过变形略显夸张的荷,其内在性指向不只是精神的象征,更多来自画家的主观印象,是画家的心境之物。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正如画家本人所说,如果可以把白云看作雪山,那么我们也可以将荷视为雪莲,在荷与天空之中流动的,是空气和空无,是心灵的净土,也是自由之境。也许可以这样说,画家正是通过对荷这一载体内在性的发现和挖掘,来探讨绘画的更多可能性。
    通常来说,一个功成名就的画家抛弃以往的经验进行如此大刀阔斧的改造无疑是一种冒险。但就刘德功禅荷系列作品的表现力来看,这种冒险是值得的,并已经带来了丰硕的成果。如同画家本人所言,如果故步自封,使创作成为制作,那么绘画作为一种艺术,其存在的意义就荡然无存。(右图为刘德功禅荷系列作品)

(本网所发图文版权均归《中国平煤神马报》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编辑:宋瑞霞  责任编辑:宗坡

上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
分享到: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中国平煤神马报
(备案查询请点击: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