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375-2927624,2723497 | 广告业务:0375-2724303 印刷业务:0375-2723498 | 投稿信箱:pdskgb@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学-情感>>新闻内容

国土情

发布时间:2018-10-12  阅读次数:
◎陈文富
 
    今年六月中旬,我和妻子在女儿的安排下,登上从新郑飞往新疆的飞机。
    在新郑登机后,经过三个半小时飞行,到达了素有金山玉水之称的阿勒泰,接着便乘旅游大巴到边城布尔津。安排好酒店已是下午六点多了,布尔津仍然艳阳高照。原来,这里与北京有两个半小时的时差。导游带我们乘车去了五彩滩景区。在五彩滩前,我看到了清澈宽阔的额尔齐斯河,河对面是连绵不断的绿洲。我很吃惊,因为印象中新疆是个干旱缺水的地方。导游说,南疆缺水北疆不缺水,这里属北冰洋雨系,年降雨量851毫米。春天冰山上的雪开始融化,几条河流的水汇集到这里,额尔齐斯河就会变得汹涌澎湃。
    布尔津被绿树和鲜花拥抱着,生机勃勃。街道平直整洁,没有乱耳的音响,没有嘈杂的叫卖声,一切都那么宁静安详。华灯初上,人们或在街上散步,或在商场购物,或在饭店就餐,若不是满城哈萨克与俄罗斯风格的建筑和严格的出入酒店安检,谁能想到这里是祖国西北的边陲小城呢。
    第二天早餐后,我们登上大巴直赴西北185团。汽车沿阿尔泰山脉向西北行驶,远处的雪峰闪着耀眼的银光,山坡下牛羊和马悠闲地吃草,蓝蓝的天淡淡的白云,使人心旷神怡。省级公路把我们时而带进山谷,时而带进草原。新疆面积有160多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而且人口稀少,几乎无污染,是个释放压力、放松心情的好地方。导游说,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我接了句,不到上海不知道中国人之多。把满车的人都逗笑了。后来几天,乘四五个小时车去一个景点,返程也要四五个小时,坐得人腰酸背疼。
    将近中午,大巴车把我们送到了185团的夫妻哨所。夫妻哨所旁耸立着两座瞭望塔,一座是木质的老塔,另一座是钢结构的新塔,新塔比老塔高了许多。塔脚下就是中哈(哈萨克斯坦)界河,河水静静流淌,两岸长满了茅草、白杨和茂密的灌木。有几位穿迷彩服的工人正在界河边修筑新的铁丝网,河对岸静悄悄的,不见人烟。离瞭望塔不远,就是著名的抗洪守土广场。
    1988年4月中旬,由于气温突然升高,冰山上的积雪加速融化,中哈界河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185团4个连队、团部及11个非农业单位大片田地、草场,部分房屋被洪水淹没。按照国际惯例,国界在两国界河中心,如果任凭界河改道,那么包括185团机关在内的55.5平方公里国土将被划入邻国版图,这个面积几乎相当于广州市的荔湾区。形势危急,185团全团出动,各兄弟团场和边防部队闻讯驰援。大家手挽手跳进冰冷的水里筑起人墙,打木桩、扛沙袋、塞草编,有许多人把自己的被褥棉衣都贡献了出来。大家齐心协力连续奋战了16个昼夜,终于堵住了堤坝缺口,使界河重归故道,保住了国土。在一连的院子里有一块大石碑,上面镌刻着一首诗:“割不断的国土情,难不倒的兵团人。攻不破的边防线,摧不垮的军垦魂。”
    后来,185团在这里设立了桑德克哨所,第二代军垦战士马军武和妻子张正美成了哨所的卫士。那时,这里不通路、不通电,离团部20公里,连个人影也没有。他们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升国旗,然后爬上瞭望塔仔细观察后就开始沿边境巡逻。边疆很美,蓝天白云,金色的沙丘连绵起伏,但是长期生活在这里就会遇到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除了寂寞和孤独折磨人,这里还是世界四大蚊虫区之一,飞舞的蚊虫就像冬天飘的雪花。夫妇俩在整个夏天都要穿厚厚的迷彩服、戴手套,像养蜂人一样戴面罩,而且他们的面罩必须浸过柴油才能阻挡蚊蠓。他们养的两只小狗就先后被蚊蠓活活咬死。秋季,这里常常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冬天,这里最低气温零下40多度。马军武的妻子独自巡逻回来,远远看见家里的炊烟,第一反应就是“他还活着”。马军武先后被师里评为优秀民兵、新疆建设兵团道德模范,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曾两次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今年“五一”,他们夫妻还双双上了央视。“一生只干一件事,我为祖国当卫士。”马军武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现在,哨所通了电,通了柏油路,有了网络,职工住进了团里统一建的独门独院的小洋楼,耕作实现了机械化,夫妻俩巡逻也骑上了摩托车。夫妻哨所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马军武夫妇还坚守在岗位上。
    在距西北第一连北2公里处有一块高大的“西北之北”纪念碑。1962年,第一批拓荒者来到这荒凉之地安营扎寨,实施军垦,使得阿拉克别克以东55.5平方公里的争议国土在1997年中、哈两国确权勘界时,永远纳入了中国版图。
    “西北之北”纪念碑前有两位身着戎装的兵团战士,这里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交界,是个“一脚踏三国”的地方。马军武夫妇和抗洪守土将士的事迹还在我脑海中萦绕,又读了“西北之北”的碑文,我激动万分,一种庄严肃穆的爱国之情油然而生,我为兵团人感到骄傲,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骄傲,我为祖国的强盛感到自豪!
    千年的胡杨见证历史沧桑,高大的白杨树诉说着边疆的嬗变,军垦人就像那沙漠中的红柳,把根深深扎进祖国的疆土,迎着冰雪,迎着风沙,迎着朝阳,绽放出生命的火花。

(本网所发图文版权均归《中国平煤神马报》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编辑:宋瑞霞  责任编辑:宗坡

上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
分享到: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中国平煤神马报
(备案查询请点击: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