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煤炭经济,怎么看怎么干

2020-01-21 14:40:33 来源:中国煤炭报 分享到:

编者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20年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部署,强调“要坚持稳字当头”“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作为我国经济的主要能源动力,煤炭经济如何发展是新年伊始煤炭业界关注的焦点。近期,谈到煤炭经济形势和未来发展,一些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主要负责人纷纷阐述自己的观点,本报特予以整理刊发,希望有助于更多企业拓展思路、坚定前行。

回首2019,展望2020,如何正确看待煤炭供需变化,如何巩固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如何加快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调结构提效率的脚步,在迈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十三五”规划即将收官之际,全面提升煤炭发展质量和抗风险能力,是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业内专家学者最关心的事儿。

把困难想得多一些稳煤炭关键在供需

2020年,我国仍然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叠加碰头,新旧矛盾相互交织,国际国内因素交叉影响持续深化,我国经济仍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中煤能源集团总经理彭毅认为,在此背景下,煤炭经济不确定性因素较多,煤电成本压力越来越大,双方都要把困难想得多一些。

“前一阵,我开了一个客户座谈会,有200个客户参加。我在会上谈了几点希望。希望煤价永远运行在绿色区间,不过高也不过低。希望长协永远比现货低一些,永远有个价差,让长协坚持下去。如果长协和现货差得不多或个别时段跟现货倒挂的时候,也别说不要长协了。”彭毅说。

彭毅说,煤炭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举了平朔煤的例子。2019年1月到10月,5500大卡动力煤秦皇岛港FOB现货价格指数平均含税价601元/吨,不含税价532元/吨。受吨煤长协让利及综合煤质等因素影响,平朔煤港口综合售价426元/吨。减去吨煤铁路运费121元、港杂费23.7元等销售费用,平朔煤坑口综合售价281元/吨。减去商品煤销售成本205.8元/吨,吨煤毛利仅为75.5元。再减去吨煤税金及管理费等,吨商品煤仅盈利19.4元。

“年产原煤8000万吨、人均工效120吨/工的平朔集团尚且如此,一些赋存条件差、位置偏远、成本费用高的煤矿盈利就更难了。”彭毅说。

据一位煤炭分析师测算,以秦皇岛港为例,煤炭行业商品煤平均运费约180元/吨、税费约100元/吨,完全生产成本约200元/吨。如果按照5500大卡动力煤秦皇岛港FOB价550元/吨计算,商品煤平均毛利70元/吨。一些优势煤炭企业可能获得较好利润,其他煤炭企业可能面临亏损,“在550元/吨至570元/吨这个区间,上下游行业是能承受的,且能推动下游行业进行改革,因此国家一直支持绿色区间和中长期合同制度”。

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说,当前煤炭企业成本压力依然很大,“兖矿集团搞了3年环保行动,投入近60亿元,包括所有煤厂的封闭,以及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改造,稳定供求关系,适当控制进口量,让行业健康发展,还需要一定时期的缓冲”。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总经济师王映健说,川煤集团4年关闭退出了13座矿井,退出产能770万吨,产生了巨额的财务费用,压力很大,急需稳定的市场环境和政策支持。

淮河能源集团董事长孔祥喜认为,当前稳定煤炭经济,关键在千方百计地稳定供求关系。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梁嘉琨说,价格问题要靠供求关系解决,要控制好煤炭总量,通过多种方式调节,如控制进口、调节储备等。

大同煤矿集团副总经理王存权表示赞同:“我们对现在的市场有担忧,一是明年电力成本增加,对我们有影响。二是降准补贴政策的实施、浩吉铁路的开通会给我们带来冲击。”

他表示,供需决定煤炭价格,要加强行业自律,把煤炭总量降下去,煤炭企业要树立一个理念:要优出煤、出优质的煤,以相对少量的煤创造同等利润,谁都不希望煤价忽高忽低。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党委副书记彭建勋说,煤炭市场稳定的核心是供求关系,关键看煤炭生产方,出的煤太多了,长协就不好说了。他认为,电厂亏损的主要原因不是煤价太高,而是发电利用时间少了,如果煤价过低,煤炭行业垮了,电力也难盈利,双方都要认清形势,把困难想得多一些。

梁嘉琨表示,稳定煤炭经济,要靠有力的政策保障和推动,要发挥协会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要依靠煤炭企业自律并承担责任、市场需求端的支持理解。

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做强做精主业

中煤能源集团总经理彭毅说,2016年以来,该集团以“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加减乘除”并用,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业规模得到了巩固,结构调整取得成效,经营业绩稳步增长,过去投的钱以利润的方式慢慢赚回来了。

“未来,要继续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坚持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彭毅说,中煤能源集团要壮大主业规模,特别是煤炭主业规模,同时在煤炭转化上下功夫,如坑口发电、煤电联营,适度发展煤化工。

淮河能源集团董事长孔祥喜说,淮河能源集团下面最主要的子公司是淮南矿业集团。他表示,淮南矿业集团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将围绕煤电气产业的价值布局。目前,淮南矿业集团电力板块是从2002年到2012年间发展起来的,按照股权比例算,目前的规模为1499万千瓦。发展气的原因是安徽能源结构调整的需要。

“以前做企业搞了很多产业,号称东方不亮西方亮。实际上,一个企业的资源有限,人财物有限,我们现在明确所有板块必须为煤电气主业服务。如果对主业服务没有支撑作用的,宁可不做。”孔祥喜说。

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说,兖矿集团现在的主业一是矿业开采,之所以由原来的煤炭开采转为矿业开采,是因为除了煤矿开采之外,还有铜矿和金矿。二是将发展煤化工转为发展高端化工,培育精细集群。现在兖矿集团有十几个高端化工品种。三是物流装备、物流贸易也是主业。

淮北矿业集团总经理孙方介绍,淮北矿业集团体量较小,这些年关闭退出了6个矿,能拿出煤炭的年资源量基本上是精煤1000万吨、动力煤700万吨。下一步,发展的关键是实施精煤战略,推进质量变革,这个战略20年不动摇。

大同煤矿集团副总经理王存权说,同煤集团近年来在“节优绿”上下功夫,取得了良好成效。“节”是退出落后产能,2016年到现在共退出了12座煤矿,退出产能2146万吨/年,安置分流职工16573人。“优”是培育先进产能,规划了11座千万吨级矿井,9座矿井已建成,占大集团总产量的60%以上。“绿”是推行绿色开采技术,实现智能化开采。到2022年,山西的智能化采煤量将达到30%以上,到2025年将达到80%。此外,在第二大主业电力方面,同煤集团现拥有电厂53座,“十四五”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

在煤炭主业的延伸上,其实大有文章可做。近期,陕西的一项研究成果显示,陕西煤炭富油性(焦油产率大于7%为富油煤)十分突出,富油煤资源量达1500多亿吨,居全国之首,尤其是榆林地区可“再造一个大庆油田”。这是陕西首次摸清富油煤资源“家底”,并揭示了各大煤田富油性的分布特点和焦油资源的分布规律。

“如果将来煤炭能够提取油气的话,可能是煤化工的一种方向,但是究竟是煤制油、煤制气还是其他,煤炭企业要结合实际,找准自己的方向。”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纪委书记、副秘书长张宏说。

传统产业升级,重在效率与动力变革

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说,2020年,传统产业要继续研究如何升级换代。一是总量要稳定好,要出优质的煤。二是加大投入,推进生产革命。兖矿集团提出了“三化融合”,通过信息化、智能化、自动化,把人员降下来,效率提上去。三是化工产业实现高端精细集群,和石油化工相结合,走清洁高效利用的道路。

“世界上没有什么夕阳产业,只有夕阳企业,传统的煤炭企业要想升级换代,关键在效率的高低。”淮北矿业集团总经理孙方说。

他表示,淮北矿业集团在2个方面努力提升效率。一是提升生产效率,大力推行煤矿“四化”。目前,淮北矿业集团已建设了8个智能化工作队,采煤工作面智能化达60%以上。二是积极提升管理效率。目前,在淮北矿业集团的信息化建设上,企业投入了3亿多元,建成了覆盖生产、经营、采购、销售的一个财务共享的大数据中心,未来将围绕信息化进行企业业务流程、管理流程再造。三是在矿厂推行大部门、大车间改革。淮北矿业集团将原来的26个部门精简到15个。3年间,企业劳动用工总量减掉3万多人,每年平均减掉1万人,整个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

“我们建了集团的快捷服务中心,所有单位需要集团上报的文件、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律走大厅,在线处理,效果非常好。”孙方说,“我们还坚定地降负债,调负债结构。目前,我们企业的资产负债率降到了64%。最高峰的时候,我们的资产负债率接近80%。”

降低负债率、控制好完全成本,对煤炭企业来说是重点也是难点。

“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负担也在加重,靠举债发展的道路已经行不通了,壮大实体企业、进入资本市场,靠金融和实业两条腿走路,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之选。”淮河能源集团董事长孔祥喜表示。

李伟建议,对煤炭企业所得税安全、环保和节能节水设备目录进行修订,使企业享受到更多税收优惠,支持煤炭企业进行债转股和去杠杆;出台有关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对一些发展潜力大的企业实施债转股政策。

孙方建议,合理确定煤炭企业增值税抵扣范围,将煤炭开采必须发生的费用项目,包括采矿权、塌陷补偿费、环境治理费用等纳入进项税抵扣范围。

在关心职工上缩小与其他行业的差距

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说:“当前煤电双方压力都很大。面对压力,煤炭企业勇于改革,在降成本这件事上,煤炭企业比电力企业强,但在关心职工上,煤炭企业不如电力企业。电力企业的人工成本远远小于煤炭企业,他们在维护职工的福利待遇、生活设施等方面,理念上和我们不一样。这一点,我们和人家有差距。”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党委副书记彭建勋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2020年,煤炭行业应继续深化改革,坚持推行煤矿双休日休息制度、夜班不生产制度。

“过去经济发展需要煤的时候,我们多出煤是好事。手拉手口对口,你不来我不走,还组织过娘子军采煤队。但今天供需形势变了,技术更进步了,以前加班加点都完不成的采煤任务,现在轻松就能完成,应该把关心职工的事儿提上议事日程,起码不上夜班,可以休双休日。”彭建勋说。

他认为,让职工休息好,一是符合《劳动法》的要求,让矿工体面劳动;二是有利于矿工身体健康,保障安全生产;三是有利于煤炭企业节省用工,吸纳人才,“如果人少了,相对工资水平高了,优秀的人来得也会更多,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彭建勋认为,推行煤矿双休日休息制度、夜班不生产制度,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正常的事,应大力推进,“当然,也不能一刀切,这取决于各地各企业的实际,取决于矿区的自然条件”。

如何把好事办好,他认为,一是要提高认识,把以人为本落到实处;二是要实现科学管理,提高对劳动用工和煤炭市场的把控能力;三是总结推广成功经验,目前煤炭行业已有不少煤矿在这样做,如广西百色矿业集团、山东能源集团枣矿集团等。“可以开个现场会,树立典型,大家都去看看怎么回事。要加大宣传力度,大力推行煤矿的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完全可以这么干。”彭建勋说。

川煤集团总经济师王映健建议,煤炭行业要加大正面宣传力度,树立行业正面形象。“目前,社会舆论和公众认知对煤炭行业的地位、作用、发展前景仍有误区,有浅见、成见、偏见,缺乏理性的声音,应加强宣传引导,塑造先进典型,更好地树立煤炭行业、煤炭企业的形象,吸引更优秀的专业人才来煤炭企业就业。”王映健说,“最近,川煤集团在西南地区包括陕西,进行了多场招聘,年轻人很多不愿意到煤炭企业工作,特别是专业技术人员,不愿意到煤炭企业尤其南方煤炭企业工作。我觉得,主要是企业自身的宣传不够,薪酬跟进不够,对年轻人的诉求理解不够。在这些方面,企业要更重视,要树立好形象。”

张宏说,现在对煤炭行业应有几点新认识。一是煤矿更智能化、现代化,过去是达产难,现在是超产易。二是过去总量长期供应不足,现在总量长期过剩,结构性不足。三是过去运输瓶颈会带来价格变化,现在运输问题难以影响到价格。四是过去以量补价,让价不让市场,现在价格要稳定在合理区间。五是安全影响生产,现在变成安全调控生产。这些认识的变化正改变着煤炭行业的发展模式。

“未来,要更加正视这些变化,巩固来之不易的改革成果,把已经形成的一些制度和政策长久固定下来,维护行业的平稳运行。”张宏说,“目前,微利的企业、在利润平衡点上下的企业还很多,要放眼长远,把制约行业发展的问题化解掉,在提质上下真功夫。”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