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我们的职责!

2020-02-19 09:46:40 来源:王文静 分享到:

己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职业学院医护专业毕业生纷纷逆行而上,奋战在抗“疫”一线,用行动践行当初许下的“救死扶伤”誓言。


2月15日,坐标甘肃省天水市武山县。

去年从职业学院护理学院毕业后,毛小霞就进入武山县中医医院工作。当天是她在院发热门诊预检分诊点工作的第21天。

1月26日,加入防控小组当天,毛小霞就去了发热门诊进行预检分诊。这个20多岁的女孩申请去防疫一线时,没有丝毫犹豫,也没跟家人商量。

那一刻,毛小霞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果决,因为“生命重于泰山,防控就是责任”的信念已然内化于心。她说:“不需商量,更无需犹豫,作为医护,这是我们的职责。”

毛小霞平时话并不多,像是在为工作蓄能,好在接待病人时问得尽可能详细。这些天,在发热门诊预检分诊点,她给每一位就诊人员测量体温,耐心询问,详细登记,将就诊人员分诊到各诊室,并及时将他们的情况上报。

不在分诊点值班的时候,毛小霞在病房正常上班。由于一直在儿科,毛小霞习惯了高强度工作。参加工作后,即使在疫情发生前,尽管离家不远,她也很少回家。这些日子,她更是除了工作就待在医院宿舍。

只是像最近这样穿戴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全副武装地工作,毛小霞还是第一次。每天值班8个小时,期间,她不敢喝水,不能吃东西,也不方便去厕所。

每天交接完工作,体能几乎耗尽的毛小霞,用最后一点气力卸掉外面那层防病毒的“盔甲”,眼看着自己全身湿透,脸上的压痕许久不能褪去。但她毫无怨言,这是她的选择。

毛小霞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有些同学想上一线,但是没有机会。还有些同学刚从一线下来,正在隔离区焦急地等着下次上线。


2月10日,坐标郑州新密市。

这天,刚从抗疫一线下来的职业学院护理学院毕业生杨光(化名),按照新密某医院要求在医院附近酒店隔离。

按道理说,从一线下来后,杨光应该很放松。可事实是,她一直关心着隔离区外的人和事,却帮不上忙,比在前线战疫时还要揪心。

杨光所在的医院是当地第一家定点防治医院,工作量一直很大。尽管后来当地新增了3家定点医院,但杨光所在医院的发热门诊每天至少要接待30个病人。

每天有1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都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坚硬的护目镜和密不透风的口罩,这让在手术室见惯了大场面的杨光也有些吃不消。不过,杨光坦言,比起心理上的不好受,这些身体上的罪都能克服。

2月6日凌晨3点,一位在该院做过心脏支架手术的老人,因为发烧被家属紧急送到医院。当时,正值杨光和几个同事夜班。

老人的家属希望他能赶紧住院,但眼下正是特殊时期,病人进医院都要走程序排查,杨光和同事虽然很理解他们的想法,但不可能立即放人进院。眼看,矛盾一触即发。

好在杨光和几个同事相处多日,已形成默契。他们自发分工,有人安抚病人和家属,有人协助夜班医生看诊,有人联系放射科、检验科做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杨光又亲自陪病人和家属办理住院。

最终,将发未发的矛盾就这样湮没在病人家属的“谢谢”中。

事后,他们几个讨论过,眼下正处于疫情防控最吃劲的时候,身为医护专业人员,他们不敢也不会破例。下一次遇到类似情况,他们还是会选择尽力多帮些忙,尽可能节约时间。


2月13日,坐标江苏省泰州市。

同样是去年毕业于职业学院护理学院的刁蕴颖,此刻正内心焦灼地趴在家里的窗边,望着楼下空无一人的封闭小区。

毕业后,刁蕴颖在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工作。疫情发生后,在儿科病房工作的她,每天在负责患儿的护理、输液、雾化、吸痰等工作之余,积极向患儿及家属宣讲防控疫情的知识。一有空,她就打听医院有无组织援鄂医疗队的消息,想第一时间报名参加。

可能是当地相关专业的精英太多,刁蕴颖所在医院一直没组织队伍援鄂。她之前实习的泰州市中医院,倒是先后派出两批援鄂医疗预备队。她熟悉的重症监护室护士长赵月香就是首批赴鄂队员。

实习时,刁蕴颖听赵月香讲,她2003年工作时恰逢非典肆虐,虽写下请愿书,但因经验不足未能加入抗击非典队伍。

2月9日看到赵月香“出征”发的朋友圈,刁蕴颖点完赞,眼眶含着泪写下“赵姐,恭喜你得偿所愿,希望将来我也能为国而战。”她为赵月香高兴,也为自己遗憾。

2月10日,经当地政府和医院综合考虑,刁蕴颖所在医院,除产科外,其他科不再接收病人。2月11日,儿科收治的肺炎患儿也都转到市人民医院治疗。

闲下来的刁蕴颖,又开始等去院发热门诊发挥作用的机会。然而,由于医院所在的海陵区只有2例,市卫健委发通知要求控制医院上班人数,毕业不到一年的刁蕴颖没能争取到去发热门诊的机会,最终等来的是在家休息的消息。


毛小霞、杨光刁、蕴颖,虽然身处不同地域,离抗疫一线或远或近,但作为职业学院护理学院毕业生,他们始终没忘记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自己肩上的责任。

就在此刻,这些毕业生中的不少人还在为消灭存量,控制增量努力着。

分享到:

相关新闻